【光明日報】從“黃鵠舉”到“黃金臺”看選用人才
文/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14-07-12 15:41:59

    《韓詩外傳》里有一則故事,講的是魯哀公手下有一個叫田饒的人,很有才能,卻長期得不到重用,決心離開魯國。他對魯哀公說:“臣將去君,黃鵠舉矣!”魯哀公問他“黃鵠舉”是什么意思。他解釋說:雞忠心為君王效勞,君王卻把它們煮了吃掉,這是因為雞近在君王身邊,輕易可得,身價便賤;而黃鵠千里飛來,吃君主的食物,又不像雞那樣忠心耿耿,隨時都會飛走,但由于來自遠方,難以覓得,身價便高。他說自己不愿再做傻乎乎的雞,而要學黃鵠遠走高飛。魯哀公聽罷,請田饒留下,表示要把他的這番話寫下來。田饒嘆道:“有臣不用,何書其言!”于是離開魯國,去了燕國。燕王立其為相,三年大治。魯哀公后悔莫及。
    這是個人才流失的例子,另一個招賢納士的故事更為著名。
    據《史記》和《戰國策》等記載,燕昭王致力于燕國中興,卑身厚幣,以招賢者。郭隗給他講了個“千里市馬”的故事,說古時候有個國君喜歡千里馬,派人到處尋找。聽說遠處有一匹名貴的千里馬,就派侍臣帶了一千兩金子去買。可侍臣趕到時,千里馬已經害病死了。侍臣就把馬骨買了回來,獻給國君。國君大發雷霆地說:“我要你買的是活馬,為什么花錢把沒用的馬骨買回來?”侍臣答道:“如果世人聽說君王肯花錢買死馬,還怕沒人把活馬送來嗎?”消息傳開,大家都認為那位國君是真心愛惜千里馬,就從四面八方送來了好幾匹千里馬。
    燕昭王聽了郭隗的故事很受啟發,就從延聘郭隗開始,拜他為師,為他造了一座豪華的宮殿,并在易水河畔“筑黃金臺,置千金于臺上,以延請天下名士”。一時間,“樂毅自魏往,鄒衍自齊往,劇辛自趙往,”天下英才競相奔赴燕國,燕國成了當時的“人才高地”。經過28年勵精圖治,燕國日益強大起來。燕昭王拜樂毅為上將軍,聯合趙、楚、韓、魏諸國攻破齊國,直下齊國七十多座城池,不僅雪洗了恥辱,而且使燕國一舉躋身“戰國七雄”之列,步入鼎盛時期。
    從“黃鵠舉”到“黃金臺”,歷史向我們訴說了一個樸素的真理:得人才者得天下,失人才者失天下。而要得到人才,無非是兩個途徑——一個是四面撒網,廣搜博羅;一個是自家屬下,發微顯隱。向外吸收人才,猶如生物學上的遠親繁殖,能夠大大提高人才的整體素質;對內挖掘人才,則是建設自己的人才基地,造就一支帶不走的專業隊伍。燕昭王筑“黃金臺”,從尊重、起用身邊的賢才開始,就是從建設人才基地著手,天下“良禽”看他待人至誠,于是紛紛擇木而棲。魯哀公慕“黃鵠舉”,輕視自家人才,則田饒們勢必人心渙散,另攀高枝。而不論是向外吸收人才,還是對內挖掘人才,都需要“卑身厚幣”——精神加物質。這是留住人才的法寶,也是事業興旺發展的不二法門。
    (本文選自嚴介和《新論語》,新華出版社2012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