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財富網】嚴介和:股市有原罪 一流企業不上市
發布時間:2014-07-17 09:50:12

    在國內,盡管A股市場“高發行價”、“高市盈率”、“高超募規模”的“三高”現象一直廣受詬病,但廣大中小企業主卻普遍抵擋不住誘惑,將上市視作企業發展的終極目標,對股市趨之若鶩。今年6月,IPO的兩次重啟,讓沉寂許久的中國股市躁動起來,不僅調動了諸多資金涌入股市的熱情,同時也引發了很多投資者“扭轉上半年A股熊居全球,下半年逆襲沖刺牛市”的瘋狂猜想……
  在我看來,所有對中國股市抱有幻想的都是癡人說夢。幾年前我就給中國股市下了定論:二百五。原因很簡單——中國股市是有原罪的。
股市原罪與深層腐敗
  中國股市是有原罪的,它的原罪之一就在于決策層、管理層的權力壟斷、貪污腐敗。正是那些潛藏在政府機構里“大老虎”、“老老虎”們肆無忌憚的利用手中職權,貪污腐敗,權錢交易,貪婪的吮吸啃噬廣大中小股民的血汗,才注定了中國股市從誕生那一天起就罪孽深重。正是這些“大老虎”、“老老虎”的操控,將股市吃干榨凈,連小骨頭、嫩骨頭都舍不得吐,而是把那些啃不動的爛骨頭、沒有肉的臭骨頭丟給股民。所以我說,中國最可憐的股民,或者說是中國股市最大的受害者,就是那些善良而又愚昧的離退休的老頭老太:他們將畢生積蓄拿出來投資股市,幻想能夠享受到股市的“饕餮盛宴”,然而,等待他們的卻是股市的“殘羹冷炙”。于是,這些被股市套牢的老頭老太,只得每天面對A股望眼欲穿,欲哭無淚。你看,中國屈指可數的幾個股市交易所,到底都是誰在操控?到底幕后又隱藏著多少不可告人的貓膩?
  如果說一些決策層、管理層的深層腐敗注定了股市的原罪,那么虛假上市的亂象則助長了股市原罪,讓中國股市變的千瘡百孔。
  按照國際慣例,上市公司理應是股份制企業,然而在股市進入中國的初期,我們沒有!即便有,我們的股市也是為國企而建,并非為其他企業融資的。怎么辦?把國企改裝!于是,“資產重組”、“借殼上市”便成了國企上市的常態;不僅如此,按照規定,上市公司必須是盈利企業。然而,那些上市的國企不是虧損就是困難戶,怎么辦?在財務報表上把優良資產填上!把不光彩的業績抹去!于是,“包裝上市”就成了中國股市的潛規則。
  隨著國企的虛假上市,廣大民營企業開始緊隨其后,跟風效仿,弄虛作假,借殼上市、包裝上市。久而久之,中國企業形成了上市的目的就是“為了圈錢而圈錢,為了套現而套現”的歪風。這么多年,中國A股從鼎盛時的6000多點一直跌到2000點,至今都沒有起來,這不就證明了中國股市的骯臟嗎?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重要的是,在從6000點跌至2000點的過程中,10余家國企市值白白蒸發十萬億。這難道不說明問題嗎?難道不值得國人思考嗎?
  規范管理與創新機制
  正是由于股市的原罪,所以這么多年,我一直堅持:在中國,一流企業不上市,二流企業要上市,三流企業上不了市。這同樣也是由當前市場經濟開放程度所決定的。所以太平洋建設是堅決不上市的。即使上市,將來也會選擇企業海外板塊在國外上市。
  一流企業不上市,要怎么做呢?該規范的規范,不該規范的不規范。具體而言就是管理上該規范的規范,其余不該規范的領域就不要去盲目規范。
  什么叫管理上該規范的規范?以太平洋建設為例,2013年初,太平洋建設正式拉開了股份制改革的序幕,集團75%的股份開始逐步分發給員工,讓他們實現“從職業到事業,從待遇到榮譽,從雇工到股東”的轉變。當企業發展到一定程度,實行股份制改造,這就是一流企業該規范的規范。深圳的華為,同樣也和太平洋建設一樣,堅持只股改,不上市。
  所謂的一流企業不該規范的不規范,則是為了保持企業的創新動力和創造活動。同樣以太平洋建設為例,當年,我們做BT,也不懂什么叫B、什么叫T,就是從非法、違法走到了今天的合法;其次,幾年前太平洋建設接連收購國企,進行重組改制,對此,當時有輿論說我們是侵吞國有資產的大鱷,要知道,這在當時屬于非法、違法的行為。然而,以后的事實證明,太平洋建設不僅盤活了瀕臨倒閉的國企,同時也實現了企業的迅速擴張和快速成長;另外,現在我們即將要做的BOOT現代服務業。如果是上市公司,就會要求你“先起名字,再生孩子”。而我們這些遠離股市,逆水行舟、野蠻生長的民營企業就可以做到“先生孩子,后起名字”。如果企業都用固定模式規范死了,全是同質化,沒有了差異化,哪來的上升空間?哪來的創新、創造?如果太平洋建設是上市公司,能做到差異化成長嗎?能用短短不到20年的時間成就世界五百強,躋身大陸民營企業NO1的輝煌業績嗎?
  由此可見,對于一流企業,始終保持創新的動力和創造的活力是至關重要的,哪怕是非法、違法,只要不犯罪,只要心地善良,沒有逾越道德底線,就不存在問題。縱觀中國乃至世界歷史,我們不難發現,每一次偉大的創舉無不是從最初的非法、違法到現在的合法。這就是創新的違規、破壞的創造。
  對于那些選擇上市的二流企業而言,就是要該規范的規范,不該規范的也要規范。他們只能按照股市要求的固定模式去發展,只能選擇同質化。其余那些想上市卻上不了市的三流企業,則毫無規范可言,想規范也無法規范。
  市場經濟與依法治國
  中國股市若想走出困境,破除原罪,規范發展,關鍵是要根除深層腐敗的問題,打破權力壟斷的問題,解決弄虛作假的問題,而解決這一系列問題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堅持市場經濟,實現依法治國。
  什么是市場經濟?未來國家的競爭不是黨派與權力的競爭,而是企業的競爭;承載社會的主體是企業而不是政府。真正的市場經濟應該像動物世界一樣弱肉強食,自生自滅。只有這樣,企業才能健康發展并日益壯大。企業有了活力,經濟才有活力,這個國家和民族才有希望。
  以家電行業為例,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中國家電行業自主品牌獨立法人企業突破了50000家,而到了十幾年后的今天,只剩下還不到100家,死了99.8%以上。就是因為沒有壟斷,99.8%以上的家電企業死去了,讓傳統的溫州模式、蘇南模式,家家點火、村村冒煙的盲目投資、重復建設成為過去,減少了多少亂排亂放,節約了多少被占用的土地;讓現在的家電行業總量比過去更大,質量比過去更好,售后服務比過去更完善,價格比過去更便宜,這難道不是利國利民又利家嗎?
  市場經濟的無窮魅力與無限陷阱,市場經濟的大浪淘沙與優勝劣汰,讓千千萬萬個民營企業倒下了,才迎來了今天的祖國越來越美好,社會越來越進步,人民越來越幸福。所以,民營經濟絕對代表市場經濟,國有經濟只能叫相對代表市場經濟。
  真正的市場經濟,就是要打破壟斷、國退民進,凡是老百姓能做的,政府都要退出來,讓市場這只無形的手變得有形,張揚、張揚、再張揚,最終手舞足蹈;要讓政府這只有形的手變得無形,收斂、收斂、再收斂,最終斂于無形。市場經濟告訴我們,要從過去的“大河無水小河干”,走向“小河無水大河干”。沒有涓涓細流的小河,哪來奔騰不息的大河?沒有私,哪來的公?私滿足了,剩下的不都是公的嗎?沒有家,哪來的國?家有了,余下的不都是為國而奮斗嗎?
  堅持市場經濟,除了打破壟斷,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重要的就是做到依法治國。毫不夸張的說,今天我們對包括股市在內的所有擔憂都是來自對依法治國能否得到徹底貫徹的擔憂。我相信,只要做到依法治國,中國今天面臨的所有問題都將不是問題;只要做到依法治國,我們的國家和民族的未來將不可估量;只要做到依法治國,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的“中國夢”將不再遙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