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營報】行業回暖 太平洋建設躋身世界500強
文/中國經營報  發布時間:2014-07-21 09:03:05

    嚴介和從來不缺少話題。
 
  在2005年登上胡潤百富榜亞軍的他,在2006年曾遭遇媒體質疑其資金鏈風潮并一度轉而低調。但隨著美國《財富》雜志2014年“世界500強”排行榜的發布,嚴氏家族再次被業界矚目,太平洋建設集團入選世界500強的第166位,列中國大陸私企第一、全球華人企業第二,開創了以基礎設施投資建設為主業的私營企業入主世界500強的先河。
 
  近日,嚴介和在南京召開蘇太華系入選世界500強暨華佗論箭七月盛典新聞發布會,力邀胡潤等及媒體約400人參會,嚴介和之子、太平洋建設董事局主席嚴昊也出席發布會。
 
  該公司一位高層表示,“這些年質疑風波雖多,但真實情況是,公司不欠銀行一分錢貸款。”
 
  入選500強
 
  據悉,“世界500強”是國人對美國《財富》雜志每年評選的“全球最大500家公司”排行榜的一種約定俗成的叫法。《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一直是衡量全球大型公司的最著名、最權威的榜單。由《財富》雜志每年發布一次。和同樣推出公司排行榜的《福布斯》和《商業周刊》相比,《財富》的500強以銷售收入為依據進行排名,比較重視企業規模。另外,《福布斯》500強排名不包括美國公司。《商業周刊》的排名僅限于發達國家,而《財富》則將世界各國的企業都進行排名。
 
  而“蘇太華系” 是嚴氏家族傾力打造的第一個入選“世界500強”的經濟體系,由五經系統中的財經(蘇商資本、蘇商建設)、產經(太平洋產業、太平洋建設)、智經(鄭和艦隊、華佗建設)三大經濟板塊構成,與由文經(藍黃紅文化、華佗智慧)、子經(雅仁和教育、華佗論箭)構成的“藍雅系”一起,構成其融資源、智慧、資本于一體的兩大經濟體系。
 
  不難看出,“蘇太華系”的三大經濟板塊都有一個共通點,即:以城市基礎設施投資與建設為主業。其實早在1995年,嚴介和便成立了以基礎設施投資與建設為核心產業的大型企業集團——太平洋建設,并首創“中國式BT”,被稱為“BT”鼻祖。
 
  BT(即Build-Transfer,意為“建設-移交”),以及衍生出的BOT、BOOT,與PPP相同,都是政府利用非政府資金來進行基礎非經營性設施建設項目的融資模式。近20年來,太平洋建設以BT、BOT、BOOT等形式直接參與了國內1000多個城市、3000多個園區的投資與建設,包括京滬、滬寧等高速公路以及江陰長江大橋、南京長江二橋、南京地鐵、太湖整治、蘭州新區、蘭州新城等一大批國家、省重點工程項目;在推進中國城市化、城鎮化、城鄉一體化進程的同時,也完成了經濟效益的飛速積累,成為擁有國家公路、市政、水利等多個總承包一級資質及若干專業一級資質的中國最大的城市運營商。
 
  今年4月23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明確提出讓社會資本特別是民間投資進入一些具有自然壟斷性質、過去以政府資金和國企投資為主導的領域,并首批推出了80個PPP(公私合營)示范項目,而這也預示著過去曾一度低迷的城市基礎設施投資與建設市場開始回暖。
 
  業內人士認為,城鎮化建設已成為當下最引人關注的話題之一,但城鎮化的推進無疑是一個漸進的、長期的過程。推進新興城鎮化的建設,人口、資本和各種要素集聚速度加快,必然涉及城鎮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公共服務設施建設,這需要大量的公共投入。解決城市建設投資的來源問題至關重要,投資空間亟待釋放。
 
  “而這也意味著嚴介和的BT模式在將來可能會有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上述人士表示。
 
  死而復生
 
  對于2006年遭遇的質疑和銀行逼債風波,嚴介和表示,這與當時連續收購幾十家國企相關。盡管作為一個外人,我們無法臆測當時危機的真實原因和造成的影響,但嚴介和用“遍體鱗傷”來形容。
 
  “經歷了當時的危機之后,太平洋建設能夠挺過來,"死而復生",并且越做越大,這可能是最難得的。”一位太平洋建設的員工私下里這樣表示。
 
  2006年的質疑風波主要面向太平洋建設的資金鏈問題,從2005年年底,中國銀行江蘇分行對太平洋集團的7000萬元貸款本息申請訴前保全,徹底引爆各貸款行對太平洋的追債風波。緊接著,中行南通分行就江海建設的2500萬元(太平洋集團擔保)也進行了訴前保全。2006年1月,浦發銀行(600000,股吧)蘇州支行正式對太平洋集團提起訴訟。
 
  此后,各地商業銀行對太平洋集團的訴訟書紛至沓來。法院于是依法對其進行強制執行,通過拍賣股權變現資產抵債。隨后,法院對嚴介和接連采取了限制出境令、限制高消費令等措施。至此,備受質疑的“嚴介和模式”陷入了“還債門”。
 
  對此,2006年9月28日,嚴介和在一次媒體見面會上披露了太平洋建設集團欠銀行貸款的明細情況:江蘇省內銀行合計2.83個億,內蒙古交行4400萬元,遼寧浦發銀行5500萬元。除此之外,光大銀行(博客,微博)2000萬元貸款已償付,浦發銀行蘇州分行1000多萬元和農行蘇州分行2000多萬元的貸款償付也已接近尾聲,南通商業銀行的1000萬元貸款幾個月前已償付。
 
  對此,嚴介和解釋說:“實際上太平洋建設集團本身只欠交通銀行幾千萬元的債務,其他的債務都是子公司的。”對于還款,嚴介和的回應是:償還這幾個億的貸款對太平洋建設集團來說完全沒有問題,它們有上百億的資產。他否認太平洋建設集團存在資金鏈問題,稱基建業的好處就是資金鏈的風險沒有那么大。
 
  一位建筑行業人士表示,現在看來,當時媒體可能過高的判斷了太平洋的債務危機,因為太平洋建設是基建業,本身的變現能力不是太好,企業不動產比較多,而想變現必須去銀行抵押。另外,太平洋主要資產是應收賬款,應收賬款變現不太容易,因此引發了一系列的風波。
 
  工商資料顯示,該公司的負債率在眾多企業中算是很低的了。比如2003年資產負債率:45% ,2004年資產負債率:35%, 2005年資產負債率:25% ,而在質疑風波最多的2006年資產負債率僅為15%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眾多商業銀行對于民企都有“羊群效應”,“就是一但一家銀行逼債,其他的便蜂擁而至,這增加了民企融資的難度。”
 
  在2006年之后,太平洋建設就一直處于媒體的聚光燈下,在2012年,嚴介和推出的“蘭州新城”項目又引發了媒體的質疑,據悉該項目是蘭州市政府與太平洋建設聯合建設,其中太平洋建設初期220億元的投資是第一部分,獲得的投資回報率為9%。而該項目分為三部分:移山造地、市政建設以及城市公益、城市功能等建設與完善。嚴介和介紹說:“移山造地擬用半年時間,之后是為期兩年的管道鋪設、路基路面、河網湖泊等,以及在基礎設施完工后的后期地產旅游資源開發等。”
 
  不過,目前蘭州新城的工程已基本施工完畢,只剩下掃尾的工作了,嚴介和還是用事實來平息了種種質疑之聲。
 
  嚴介和表示,在對蘭州新城所有項目的投資將產生三個方面的利潤:一是投資回報率,二是工程施工利潤,三是后期土地一級開發。綜合算來,整體完成后,太平洋建設對蘭州新城也將產生可觀的收益,這一點是當初他所看重的,盡管面臨質疑,但他還是頂住了壓力,完成了該項目,取得了預期的效果和收益。
 
  如今嚴介和把自己旗下的產業分為“五經”系統,即“產經——太平洋產業、太平洋建設”“財經——蘇商資本、蘇商建設”“智經——華佗論箭、鄭和艦隊”“文經——藍黃紅文化、華佗智慧”“子經——雅人和教育和華佗建設”。
 
  而在這“五經”中,太平洋建設、蘇商建設和華佗建設是與基礎投資建設相關的。其中,太平洋建設主要做BT項目;蘇商建設主要做BOT項目;而成立時間不長的華佗建設則主要定位為做BOOT項目。
 
  雖然此前曾飽受質疑,但嚴介和和他的太平洋建設依然以特立獨行的方式穩步前進,而對于此前的質疑,嚴介和則別有深意的說“要理解別人,同時,要理解別人對自己的不理解”。